您好,欢迎浏览记者在线!

注册 登录

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

当前位置:首页 > 社会万象 > 励志人生 > 正文

[返回首页]

闫妮分享快乐的迷糊生活

2013-01-04 15:18:49   来源:北广网   在线评论(0人参加)

 

□坐错车,不认路,每天最爱干的事就是找东西。

□眼神差,心态好,迷糊就是乐观和幸福的源泉。

大器晚成的闫妮因《武林外传》红透大江南北,这两年又开始进军大银幕,由她主演的电影《开心魔法》正在影院热映。日前,闫妮做客《非常静距离》,分享她简单而又迷糊的快乐生活。

■不会打扮,曾经一件衣服上有14种颜色

如今穿梭于各大时尚活动的闫妮穿着打扮都会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,可是几年前的闫妮却是个时尚的绝缘体,穿衣的品位备受朋友指责。“有一次排完小品,我问尚敬明天去中央台录像穿什么好。他说什么好看你穿什么。我问他怎么穿算好看。他说身上不能超过四种颜色。当时我穿了一件衣服,上面有鹦鹉、天鹅、很多的花。然后所有的人就在我身上数,数了14种颜色出来,告诉我这就叫不会打扮。”对于闫妮的不会打扮,朋友深有感触,“她特别追求时尚,经常精心地一打扮就特别惊人,惊人地难看,她经常会在一堆衣服里找出一件最难看的穿身上。”闫妮还记得和好友毛孩一起逛街的情景,“逛街的时候把他气得呀,我拿一件衣服他让我快放回去,我再拿,他又说快放回去,我都不敢动了。后来我说那你去拿。我记得他帮我买了一条牛仔裤,挺好看的。还有一次,我系了一条自己认为特别不好看的围巾,跟毛孩一块儿逛街。他忽然说:闫妮,你这条围巾不错。我说是真的吗,这围巾我觉得特难看,从来不愿意拿出来系。他说真的挺好看的。我说那给你吧,就赶紧把围巾摘下来给他了。”

不会搭配的闫妮听从朋友的建议翻阅时尚杂志,结果还闹了一个笑话。“我在上海的时候到报亭想买一本《Virgo》,又想不起来叫什么,就说要买一本《Logo》,那人找了半天,不知道《Logo》是什么。这时候旁边有个骑自行车的老大爷说:那是《Virgo》,不是《Logo》,侬不要搞了。我当时就惊了。”如今闫妮已经从土妞变成了时尚达人,时尚杂志的熏陶确实起了作用。“看了这些时尚杂志我觉得还是挺管用的,我现在的直觉比以前好很多。”

■眼神不好,在军艺上学时经常坐错公共汽车

外表亲和的闫妮拍戏时非常严谨认真,私下里还是剧组的开心果,但是经常被人误认为目中无人,究其原因还是近视眼惹的祸。早在军艺上学的时候她就因为眼神不好闹了不少笑话,“洗完衣服要挂到晾衣绳上,挂一次掉地下,再洗一遍;再晾,又掉地下,再去洗;后来不洗了,我就挂,我说怎么又掉地下了。我们班同学潘婕站在旁边,说:闫妮,我就等着你叫我呢。我说我也没看见你,怎么早不说呢,赶紧帮我晾起来。她一下就给晾上了。走了以后我还在看,纳闷她怎么晾上去的。” 因为眼神不好,闫妮还经常在学校门口坐错公共汽车。“那个时候我没太明白快车、慢车是怎么回事,快车可能在我们学校那站就不停,我老坐错,气得就走一站路回去。”其实闫妮的近视度数并不高,“400多度将近500度吧,我妈妈就是近视眼。她原来到我们学校,远远地看见两人在骂学生,以为那学生是我,冲上去就说人家:你把老师都气成这个样子了,老师得好好地批评她。结果那三个人站在那儿都看傻了。” 


■特别迷糊,遗传自挖垃圾道挖错门洞的老爸

工作中的闫妮一点都不迷糊,但生活中特别迷糊。究其原因,闫妮觉得和老爸有关系,“后来我使劲想,就想到我爸身上了。我小时候跟我爸下军棋,我说:爸,哪儿煳了。我爸说没有,还接着下。结果我爸抽烟,烟灰掉在袖口里,都着了。我们家到现在都讲这事。有一次我爸倒垃圾把簸箕也倒进了垃圾道,楼下的邻居怕把垃圾道给堵了,让他把簸箕挖出来。我爸就背了一个铲子去挖,挖了半天簸箕还没下来。后来旁边的人说他挖错了,他把别的门洞的垃圾全挖出来了。”看来闫妮的迷糊还真有点遗传,“我妈说我特别二二乎乎,特别像我爸。”

■超级路痴,给要去良乡的同事指路指到了开封

迷糊可谓闫妮的代名词,而且还经常带给别人不小的烦恼,最让朋友痛苦的是闫妮的不认路。“比如说我们约吃饭,约到7点钟,她经常会等到十点了大家都喝大了她才来。”因为闫妮的不认路,她跟毛孩两个小时的路走了六个小时。“我跟毛孩拍一个电视剧,他也晕,比我好不到哪儿去,所以那天真的走了很长很长时间。毛孩唱歌唱得特别好,我说你看咱俩都走错路了,反正找不着,你就唱会儿歌呗,也消遣消遣。那一路就唱着各种歌回来了。”身为超严重路痴的闫妮甚至给要去良乡的同事指路指到了开封,“我们团一个女孩要去良乡,她当时还说别问我了,我说别,这个你还真的得问我,因为我现在在良乡拍戏。我就告诉她怎么走怎么走,就指到京开高速了。到凌晨一两点了她还给我打电话,把我吓得够戗,我说你快下车赶紧问人,她说这儿一个人都没有,问谁呀,闫妮你害死我了,看来我只有在开封与你相会了。”

■丢三落四,每天最爱干的一件事就是找东西

闫妮的生活能力与她辉煌的事业形成了极大的反差,可以说毫无生活常识。“水电费现在反正不太好交,如果家里突然没电了,我就打电话给我们团小张,他每次都给我弄。”闫妮每天最爱干的一件事情就是找东西,尤其是找眼镜,“他们老说我一天不知道多少个小时都在找东西,时间都花费在找东西上面了。”好友姜超就目睹了闫妮找钥匙的一幕,“有一天我出停车场大门的时候,看见她打开一个箱子放在地上,正在翻东西,各种各样的东西满地都是。我问她怎么了,她说房间钥匙找不着了。我站在旁边不知道该说什么,也不知道该不该帮忙,只能劝她别着急。过了一会儿她箱子也不管了,开始打电话,问找不到钥匙怎么办,让对方到前台再去看看。说着说着就走远了。一大堆东西扔在地上,我说我看着吧,在旁边站了半天等她回来。过了一会儿她的钥匙好像又找着了,又开始打电话,打着打着又走远了。我就在这儿站着等着,给她看着东西。”

对于闫妮的迷糊,有人评价是大智若愚,闫妮自己也搞不清楚,“很多人说我糊涂,但是也有很多人说我很聪明。我觉得人都是很复杂的,一生都在不断地认识自己,可能到死的那天我也不知道我是什么样子的。但是不管怎么样,我觉得我还是喜欢比较乐观的生活。能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,能有一些朋友对我很好,我觉得很满足。”

■尊重女儿,如果再婚要先过女儿这关

闫妮有一个13岁的女儿元元,母女俩的感情很好。“她是比较理性的一个人,我是比较感性的一个人。我们俩现在用的最多的沟通方式就是在一块儿聊聊天。她觉得我能听懂她说话,也比较理解她,跟她没有太大的距离,我们俩可能更像朋友。她总是说:妈,我希望我死了你还没有死,希望我们俩永远在一起。我将来也不结婚,就把你娶了。”有一次,女儿和同学去逛街迷了路,快把闫妮给急疯了。“我们团所有的人都出去找她,后来周小斌给我打电话说他老婆钟楠把俩孩子找到了。当时我哭得挺厉害的,他说你别急,钟楠把元元她们领到我家了。后来我就立即跑到周小斌家,那时已经很晚了,周小斌的女儿刚刚睡着,我当时因为急,忘了他家还有一个孩子,一进门就说起了我女儿,把周小斌的女儿吓哭了。我赶紧带着女儿回家。后来小斌到我这儿跟我聊了很长时间,告诉我应该怎么样跟孩子讲,让我挺感动的。”

作为一个单身妈妈,闫妮的情感问题很受关注,经常传出她再婚的消息。在节目现场,闫妮表示:“我个人的生活是属于我自己的,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,找到了一个爱我的人,要先过女儿这关,她要先满意。”

□本刊记者程戈根据《非常静距离》资料编写(该节目每周五、六、日23:10在安徽卫视播出) 

分享到:

相关新闻

分享按钮

记者在线免责声明
 

1.本站稿件欢迎转载或报道,请注明出处;
2.本网转载,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
   1)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转载稿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“据****报道”或“稿件来源:****”,并自负与版权有关的法律责任。
   2)如擅自将上述信息篡改为“稿件来源:记者在线”或“据记者在线报道”,本网将依法追究其侵权责任。
3.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在半个月内来电或来函与记者在线网联系,联系电话为010-56282137

在线咨询

关闭

“文化反腐”与“大洗牌”

绝版,著名油画家董钢老师作品独家出售

中央主要媒体启动推进“一带一路”建设...

奥飞影业打响娱乐IP战 衍生品成重头戏

"大白"玩偶网店月售近6000只 衍生品市...

更多»